影创科技2016夏季新品发布会

2016年7月7日下午14:30,影创科技2016夏季新品发布会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
本次发布会主题为“见,所未见,不同凡想”,是影创科技自成立以来首次正式举办新品发布会,规格之高、场面之大,引来了业界的格外关注,共有二百余家媒体、一百余位相关行业大佬及三百多名嘉宾观众出席。

本次发布会上,影创科技CEO孙立连发四款新品:影创Air双目AR眼镜、AirNano单眼智能眼镜、AirVR和Halo全息头盔。

其中,影创Air双目AR眼镜采用全息显示方式,双1024*768 3D输出,支持手势控制;内置四核处理器,2G运存/128GB存储空间,可用于3D观影和搭载多种AR功能;外置3750毫安/时电池,可确保13小时持续使用。这款眼镜是目前国内首款量产级双目智能眼镜,售价4999元,即将在京东众筹上线。

发布会当日,影创科技全新官网链接也同步上线

在VR元年专注AR之路

2016年被称之为VR的元年,而孙立和他的团队从2013年底就已经在琢磨着下一代计算平台到底是什么。当时,影创团队已经看出AR和VR这两条方向,并最终选择了做AR眼镜。因为AR的发展将会更广,有更多的应用和更多的领域能够应用到AR的技术。

image0301

AR是增强现实,而VR是虚拟现实。VR看到的是百分之百虚拟的世界,而AR看到的一部分是真实的世界,一部分是虚拟叠加的内容。这也是影创选择AR技术的真正原因,要用增强现实技术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世界。

除了AR、VR之外,还有公司发明了一些词汇,例如MR。各家对MR的解释不尽相同。这点上影创的定义与微软不谋而合。所谓的MR是AR的一种更好的表现形式,即通过视频流,通过手机或者相机等一系列设备,通过取景包取到现实世界的画面,然后在这个画面上进行二级的叠加。

传统的AR的方式,通过摄像头将画面捕捉进来,比如先捕捉一幅厨房的画面,再将虚拟的东西叠加上去。例如电视机,还有挂历。这样的叠加实际上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如果把所有内容简单地叠加上去会出现错位和混乱的场景,并不能看到真实的虚拟物体和现实世界发生交互的关系。

而MR是在真实世界上进行叠加。MR技术通过计算机视觉计算,将虚拟物体映射到智能眼镜上面,然后再与真实世界融合,最终我们看到的场景就是与真实世界相统一的。所以我们通过MR设备所看到的场景是最终的全息场景,就是我们在科幻片中经常所看到的内容。

image002
关于AR、VR的市场情况,影创也有这自己的判断。2016年是VR的元年,在大家的热捧下,呈现出一种各行各业都要来做VR的火爆局面。事实上,虽然现在2016年被称为VR元年,但2015年、2014年甚至再往前推二十年,就被认为是VR的元年,而很有可能2017年、2018年、2019年甚至更长的时候都还将被称为VR元年。也就是说,真正的VR或者是AR初期的路还有一段时间。FaceBook的扎克伯格也说过,VR真正到消费端还需要十年,AR可能会更长,因此AR在行业内的前景是被普遍认可的。

无论是VR或者是AR,目前的绝对销售总量都不算特别大,做得最好的产品只有十几万台。这样的背景下,谈市场占有率不一定有意义。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次AR/VR峰会的时候,一家VR公司说自己的占有率已经超过50%,而另一家公司也说自己的市场占有率是51%。主持人幽幽地说,市场占有率超过100%并不稀奇,因为这两款我都买过。虽然有调侃性质,但这其实充分反映了一个现实,就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大家很可能会买两台不同厂家生产的VR设备,这正是代表了市场的不成熟,购买了某VR产品的用户并不一定是真正意义上的忠实用户。

说起Air智能眼镜的应用领域,第一个应该提到是旅游。很多景点未来将会配备Air做影像导览。如果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很多人是路盲或者攻略没有做足的情况下,它可以非常轻松的标识出你的途经有什么景区和建筑,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使用导航功能,或者说是在团队跟团游的时候,可以看到其他团友的位置情况以免掉队。在一些固定的场景,比如博物馆或者是一些名胜古迹,戴上智能眼镜会出现非常多的内容介绍与信息提示。

发布会上,厦门小签科技的邓超为大家展示了与影创科技的合作案例。在为中关村的制造大街提供的AR技术方案中,将中关村制造大街上标签和道路具体完整的结合,通过智能眼镜可以看到具体的显示距离,可以进行交互,可以看到各栋楼中所有的公司名称等等。

第二个是维修行业。在维修的过程中,需要的是解放双手,这时使用触摸板的控制并不方便。那么影创是如何做的呢?傲意科技的倪华良介绍了影创Air在工业场合的应用方案。在倪华良的展示中,机电维修界面的背景就是会议的现场,而如果是在真实的维修场景,整个机器呈现在佩戴者眼前时,选择汽车维修手册,就会有一个画面弹出,可以通过手势操作进行翻页,通过这个汽车维修手册的方法,可以搜索不同的内容,比如“传动轴故障诊断”等等。

除了旅游、工业领域,教育领域也是智能眼镜大显神通的领域。影创已经和一些大学建立了实验室,Air智能眼镜也将会更多地与大学等机构合作,在教学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说可以在图书馆里做一些简单的导览。在医学方面,可以非常方便的把原先很难以呈现的人体的结构图或者是细胞结构,通过全息的方式展现给大家。在医疗、教育方面,可以让小孩子通过AR的方式看到更多好玩的东西,原本只是在童话故事里面看到的东西会呈现到你的眼前。

上海桎影数码的佩冬也为现场的观众展示了智能眼镜在教育领域的应用。首先是教育类的影视应用:通过AR卡片的识别,一只立体的孔雀呈现在眼前。而后添加新的卡片进行互动体验。在孔雀前方摆放玉米卡片,它就会自己去享用,可以给它洗澡,可以很近地观察它,还可以和它一起玩耍。

“智能眼镜对AR行业的改变是巨大的。以前很多开发商肯定会被应用商提到一些问题。你们AR是不是可以裸眼看一些效果,是不是可以在其他的载体上面,跳出二维屏幕的展现方式?”佩冬说,其实大家等待智能眼镜已经等待了很久。对于开发商来说,智能眼镜带来的最大变化是在AR的感知方面需要做的事情更多。因为目前开发商在做卡片类产品的时候需要做图形的识别,而在做MR过程当中,不单单是图形的识别,更多是空间的感知,需要运用到更多信息环境的融合。所以对空间的各个部位,对物理世界做更多数字化的功能,才是智能眼镜带来更多的变化之处。

做AR就是为了带来更多的交互方式。三个领域的代表用应用层面的实际案例证明了影创并不孤单,很多应用层的开发团队在一同成长、前进。

谈到智能眼镜的killer APP问题,孙立认为智能眼镜并不需要某一个具体的APP来表现它的应用,因为智能眼镜代表了一种全新的显示与人机交互的方式。“比如电视这个非常伟大的发明,就并没有一个Killer App,因为出现电视这件事物本身,就是一个杀手级的事情,大家可以通过它看到动态的讯息。”因此影创认为智能眼镜已经把二维平面信息可以通过三维的方式,可以通过全息的方式展现出来,这就是一个杀手级的功能。通过智能眼镜,人们可以在空间中任意的描绘一幅3D全息的场景,这个是在以前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最新新闻

中国展会网 上海商铺网